竹溪新闻门户——欢迎进入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在线投稿
新闻中心视频中心乡镇频道部门频道
文艺频道信息超市理论频道大美竹溪 健康频道网友社区旅游频道民生频道
新闻热线: 0719-2729868 广告热线: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国心
  1. 首页
  2. 溪城文化
  3. 书法绘画
  4. 文学学术
  5. 民间传说
  6. 盆景奇石
  7. 名人撰稿
  8. 民风民俗
  9. 建置沿革
当前位置:>文艺频道>民间传说

上古庸国的不朽杰作

时间:2012-09-05 21:29

彭建国

在一座关城西面的狭长坡地,两军对阵。箭楼上不见一兵一卒,列阵城下的守军不足两千人,身着绵战袍,手持竹竿。攻城部队则是陈兵上万,金戈铁马,装备精良,两军势力悬殊,不啻以汤沃雪。
敌军见状,面露轻蔑。但主帅分明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深谙兵战诡道,恐遭埋伏,抑或中傲兵之计。再者即使对手再弱,也不可小视,杀鸡先得用牛刀,遂令弓弩手拉起强弩硬弓,万矢齐发,以大量消灭对方有生力量。
一阵狂风暴雨般猛射过后,只见守军阵前倒下一大片人,没中箭的兵士异常胆怯,纷纷撤回城脚。敌军主帅得意万分,加上据间谍书吏飞鸽传书,悉知城中守备空虚,没有亲兵侍卫,不堪一击,便决定一鼓作气攻下关城,指挥铁甲兵进攻。一时间,上万精骑冲锋陷阵,大地被无数马蹄震得发抖,眼看铁甲洪流注定将守军残兵吞噬殆尽!
千钧一发时刻,奇迹突然出现:铁甲兵冲到城下,突然像触电一般,手中武器急速落地,披挂熟铜甲的战马一匹匹轰然栽倒,骑兵纷纷落马,身子动弹不得。这时,守军阵前倒下的兵士奇迹般跳将起来,持竹枪专刺敌军眼睛和咽喉。战场形势瞬间发生惊天大逆转,敌军毫无还手之力,被守军当鸡鸭宰杀,不过两个时辰,上万敌军无一生还……
这便是公元前三世纪某年某日,发生在秦楚边界关垭的一场军事防御战。楚军守将是蒋智,秦军主帅是秦国名将白起的后人白勇。
关垭关城这座所谓的“楚长城”,原本是东周年间古庸国所建,后来庸国被楚国所灭,庸国的关垭关城于是就成了楚国最有价值的战利品。这一不朽杰作,出自祖籍今湖北省竹溪县蒋家堰镇关垭村古庸国人氏公输祖之手。
这座迄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的著名关城,自建成之时起,历经公元前611年楚庄王联合西部巴国、秦国打败庸国;之后齐桓公率领齐、鲁、宋等8国联军伐楚;晋楚争霸时,吴国在晋国支持下曾经攻破楚国都城;持续100多年的秦楚战争,楚国屡屡陷城失地,秦昭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8年),秦国名将白起率兵攻取楚都郢(在今湖北江陵北),直到公元前247年,战国末年秦将王翦采取迂回战术,绕到关垭背后袭击楚军,最后夺取关垭。但就正面防御而言,关垭从未失守,被后世誉为“攻不破的堡垒”。
经我国权威史学家近年依据最新考古发现推断,古庸国建国时间应在公元前2137年至公元前2078年之间,保守估计至少先于大夏王朝立国8年以上,而远非此前国内学术界普遍认定的商周时期。庸国极有可能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国家,其国家机构设置、管理方式成为后者大夏王朝的范本。《尚书?牧誓》记载,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会同巴师8国,共同伐纣,战于牧野,庸国为8国之首。由此可见,庸人为西周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西周《宗周铭》详细记载了庸人助武王伐纣的史实,这便是成语“鼎鼎有名”一词的来历,也是上古大庸帝国历史上国力顶峰时期的重要标志。古庸国民风强悍,庸人曾因善战而一度威震九州。《古代战事考》载:“惟庸人善战,秦楚不敌。”庸人善战的秘密主要在于其远远领先的青铜铸造技术,能制造出比其他诸国先进许多的战斗武器,故能在战场屡屡取胜。庸国还是制陶大国、诗歌大国、器乐大国、筑城大国、营建大国、冶铸大国、造历大国、农业大国,它完全可能是领先跨入文明门槛的国家。先秦时代许多文化之谜包括四灵、五行、十干、八卦及楚文化,都与庸国息息相关。
关垭位于古庸国核心腹地、今竹溪县蒋家堰镇西与陕西省平利县长安乡东接界,距离古庸国都城上庸方城山100多公里。方城山位于今竹山县城东南40里处,近年有史学家考证认为古庸国都城在今竹山县城。关垭是古庸国都城之西离都城最近的一道关隘,拱卫庸都京畿腹地的大门,史称白土关垭。因平利县在唐代以前曾叫吉阳,古吉阳县城曾在白土关垭,所以关垭古时亦称吉阳关。
雄踞“楚尾秦头”南北走向崇山峻岭之中的关垭,两山夹峙,一线中通,地势险要,山体海拔不算高却十分巍峨,为鄂陕两省天然屏障,古今军事咽喉,兵家必争之地。关垭遗迹至今尚存,有长300米、高5米、宽3米的内外两层夯土城墙。城墙呈船形,随山势南北蜿蜒,两端高高翘起,船形腹部中空,用于贮兵和房屋建筑。虽然后来明代曾有的城门、城墙、城楼、炮台、箭楼和部分城墙因1937年修建公路而毁,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依然恢宏。清同治版《竹溪县志》县域图中清清楚楚绘有关垭城墙、箭楼图。1995版《平利县志》载:“1982年安康地区文物古迹普查发现关垭子有城墙直径120米,南北蜿蜒,东西各有城门,夯筑层明显存在,并散存南北朝时代青瓷陶片。”“遗址下发现南北朝时代一米厚战火灰烬。”史料还载:“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桑仲犯金州(今安康)白土关。”1998年,竹溪县政府在境内离关垭遗址数米处,修筑一座雄伟壮观的仿古楚长城,中间巨大的拱门洞横跨当时的316国道、后来的305省道。
东周年间,原籍今蒋家堰镇关垭村人氏蒋智,由古庸国都城调任关垭守将。蒋智到任之后便开始修筑关垭长城,历时两年全面竣工。
蒋智采纳军师颜锦囊建议,委任当地能工巧匠公输祖担任总工程师。公输祖本是鲁班的祖先,楚灭庸以后,公输祖难释亡国之恨,立誓不与楚人为伍,流亡鲁国,改名换姓,自称姓鲁名庸,意即流亡鲁国的庸国人。鲁庸的后裔中有一个叫公输般的木匠,继承了祖先的慧根,尤其木工技艺如神,被后人奉为工匠鼻祖,称作“鲁班”。其发明制作的木驴取代大牲口推磨拉碾,驴头负石即行,释石即止,石重则速,石轻则缓,成为三国时期用于军事的木牛流马原版。
且说公输祖担任关垭长城总工以后,立即着手营建关城,首先选择在关垭依山就势修建城墙、箭楼。因关垭山体表层为白土,尽管土质坚硬如铁,却因千百年风化雨蚀、山洪冲刷漫漶,业已破败不堪,每遭山洪暴雨,雪浸霜冻,白土大片脱落,软如凝脂,不堪一击。公输祖借鉴自己所发明的糯米糍粑砖墙的原理,就地取材,巧施技艺,取白土山大量生长的猕猴桃,碾轧提汁,用猕猴桃汁拌和白土,掺以石灰,经过反复试验,测算原料搭配比例,最后制成合格潮泥。再清除山体腐朽层,将表层平整、浸湿,筑上3尺厚猕猴桃汁拌和的潮泥,筑成内外两层夯土城墙。潮泥夯筑的墙壁固若金汤,雨水不浸,历久弥坚。关城还配套水利工程,引关垭山麓洞沟河水修建了一条堰渠,命名“蒋家堰”,以备旷日持久的守城防御战之需。
箭楼的楼门选用今竹溪县鄂坪乡慈孝沟远古时期盛产的金丝楠木打造。金丝楠木是世间稀有树种,结构密度极大,树形高大挺直,质地结实坚韧,抗撞耐腐。明朝修建皇宫时,朝廷曾派遣工部侍郎裘虎领队,找遍全国挑选极品木材,最终选中这里的金丝楠木,千里迢迢运进京城,用作皇宫栋梁。
关垭守备兵士最初的战袍,是以金丝楠木和棉花为原料制成的绵战袍。古庸国时期,造纸术还没发明,两军交战,为了抵御敌军刀剑及箭镞对身体伤害,将士们一般会穿上铠甲或手拿盾牌进行防护。铠甲是由铁片串连而成的甲衣,而关垭一带多雨,空气潮湿,铁甲易生锈腐蚀,箭镞、刀剑更容易洞入,且铁甲十分笨重僵硬,长久披挂,不堪重负,行动不便,战斗力大打折扣。因此,公输祖改用金丝楠木树皮加工捶软,与棉花混合,迭厚三四寸后再用铁钉固定,制成战袍,取名绵战袍。 这种战袍遇水雨浸湿,刀枪不入,箭镞难透,异常柔韧和安全。后人受到绵战袍启发,又发明了纸战袍。纸甲至迟在南北朝时期已经用于军事了,此后一直沿用到清代,从未灭绝。《南史?齐本纪》云:东昏侯时,北魏兵压境。“(帝)乃聚兵为固守计,召王侯分置尚书都坐及殿省。尚书旧事,悉充纸铠”。
“纸铠”,即用以护身的纸甲。唐宣宗时,徐商守蒲州,有兵士千人,“襞纸为铠,劲矢不能透”(《新唐书》卷113)。明军抗击倭寇时,也使用了纸甲,至于为什么弃铁甲而用纸甲,明人茅元仪的《武备志》总结道:“(南方)天雨地湿,铁甲易生金肃烂,必不可用矣。倭夷土贼率用火铳神器,而甲有藤有角,皆可用。但铅子俱能洞入,且体重难久。今择其利者,步兵性有辑甲,用辑布不等。若纸绵俱薄,则箭亦可入,无论铅子。今需厚一寸用绵密辑,可长至膝。”可见,纸甲并非全用纸,而是纸和丝帛混合,并且厚达一寸。明代杨国桢在《涌幢小品》中也记载了纸甲的制作方法:“纸甲,用无性极柔之纸,加工捶软,迭厚三寸,方寸四钉,如遇水雨浸湿,铳箭难透。”杨氏所说的“无性极柔之纸”不知是何纸,但可看出它极柔韧,迭厚三四寸后再用铁钉固定。
关垭城外守兵的武器,一律是竹溪河两岸生长的箭竹制成的竹矛。竹溪河属堵河水系,沿河两岸多生箭竹,笔直、坚硬、细巧、轻便,抗击打,耐弯折。砍伐酒杯粗细的箭竹,锯成一丈多长的竹竿,前端削成尖锋,又用大锅熬桐油,将竹矛浸泡七七四十九天,竹矛就变成比铁还坚硬的锐利杀人武器,尖端锋利如剑,无坚不摧,用起来轻便顺手,扫劈伐刺施展自如,具有四两拨千斤的奇功,
之所以给城外守兵配备竹矛作为兵器,是因为一个天大的军事秘密:公输祖知悉关垭山中蕴藏大量磁铁矿石,修筑关城时,便建议蒋智安排兵士上山采矿,少部分用于炼造盾牌,大部分悄悄埋筑在关城外地下。公输祖早料定,西戎(秦军)早已对庸国虎视眈眈,必派大军攻城。西戎披戴钢盔铁甲,骑着挂有熟铜甲的连环马,钢刀钢枪都很难伤及。且这些精锐多配强弓硬驽,是劲旅强敌,不得轻视。
回到故事开头,当秦军开始猛射阵脚,那些箭镞含铁,被吸在楚兵磁盾上。为了诱敌,秦军猛射阵脚时,部分楚兵趁机装作中箭倒下,没中箭的纷纷后退示弱。白勇果然上当,率铁甲骑兵冲锋,狂奔城下后,地下掩埋的磁铁大显神威,牢牢吸住甲兵甲马,连手中钢铁兵器也被吸落在地。秦兵不能动弹,成了楚兵练习刺杀的活靶子,被乱枪戳死。白勇至死都不明白,是城下掩埋的磁铁胜了他的千军万马。
公元前367年,韩、赵、魏三国联军灭掉晋国,秦国后又灭掉韩、赵、魏三国,随即与“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国展开长达100多年的秦楚战争。
公元前248年,白勇的后人白武率部再次攻打关垭。白武出兵前立下血誓:一举拿下关垭,杀尽关城守军和城内所有人,誓报楚人杀祖之仇。
这次,关垭的守备将领恰巧是蒋智的后孙蒋睿。蒋睿事先已接到安插在秦国的线人密报,为保万无一失,又秘密安排兵士在关城外磁铁区的前面,加设了壕堑和竹扦陷阱两道防线。
白武指挥步兵发起猛烈攻势。不料还没等冲近磁铁区,密如蝼蚁的队伍眨眼间消失大半,偌大的战场上一时间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兵士。原来,消失的秦军是着了楚军陷阱的道,成了锋利竹扦穿的“羊肉串”, 剩下的兵士则被箭楼上蝗虫一般飞下的箭镞射成大刺猬。
接连几天,关垭都没能攻克。不久,又一支秦军与白武在关垭城外会合,齐力攻城。然而,秦军人数再多也无济于事,不管用哪种方式都奈何不得关垭。
两个月过去了,南方逐渐进入雨季,关垭一带几乎每天阴雨绵绵,有时候一连几十天无休无止。
这一天,雨水刚住,白武便率部全力攻打关垭。这次他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叫停其它战术,直接强行破门。奇怪的是,当秦兵在弓弩掩护下,推着巨型战车冲到城门近前时,箭楼上的守军却异常镇定自若,既不射箭,也无飞石滚木落下。秦兵战车载着水缸粗、圆锥形青铜撞头冲近了城门,只听“嗵”的一声巨响,城门却毫发无损,岿然不动,而战车却应声弹回数丈,被巨大惯性推着飞跑,猝然冲进自己方阵。几十个推拥战车的兵士齐排排摔倒在地,多半丧生车轮,后面立于战阵的兵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冲撞碾压死伤成百。原来,金丝楠木制作的城门坚如金刚,且弹力千钧,受到猛撞,借力打力,攻城战车哪里能敌!
其实在这个时候,白武再对关垭发起多少攻势也是枉然,倒不如放弃关垭,转攻上庸汉北之地胜算较大。然而,骁勇善战的白武不甘心接受任何一次失败的现实,这不仅是秦人的行事风格,也是作为领袖的一种尊严。更何况白武自从带兵打仗就攻无不克,所向披靡,破城无数,没想到会在关垭栽了跟头,他不服气,不肯善罢甘休,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都不愿放弃关垭。
可惜的是,任凭白武部队再神武,实力再强大,也不敌关垭的险峻天堑和匠心独运的防御工事,再精锐的部队到这里都无用武之地,望城兴叹,秦军的每一次进攻,楚军都抵挡得游刃有余。
白武部下的一些将领有些着急了,担心长久下去只会拖垮部队,倒不如留下部分兵力,只要对关垭造成困扰就行。可是白武却怎么也不肯罢手,执意要攻下关垭。白武的固执严重牵制了秦军作战能力,削弱了将士斗志。又过了3个月,秦军仍旧一无所获,无数次进攻最后都成了无用功。
6月的一天晚上,白武的一员副将奉命偷袭关垭,却遭遇楚军强大抵抗,楚军似乎早有防备,直打得秦军人仰马翻。率兵偷袭的副将心高气傲,不甘心就此撤兵,自己亲自来到关垭城下,劝说楚军开城投降。而越战越勇的楚军哪会吃他这一壶,他们没有投降,投的是无数巨大的飞石,秦军副将猝不及防,被飞石砸伤,不久便饮恨身亡。
痛失爱将,激起白武仇恨升级,更不可能就此罢手了,他命大军继续守在关垭城外,并不失时机展开攻势。但是,关垭就如同有天佑神助一样,白武久攻无果,每次无功而返。秦军劳师远征,供给艰难,时间越久,对秦军的考验越严峻。潮湿多雨的天气让秦国将士很不适应,而且水土不服,秦军部队里出现了严重的霍乱、疟疾等流行病,扰乱了军心,战斗力下降到冰点。而此时的关垭城内,楚国军民则没有因为战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守军粮草充足,饮水丰沛,后方民众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从如此鲜明的对比中就可以看出秦军的败象。
不久,白武也染上了流行疾病,身体每况愈下,无奈宣布撤兵,放弃关垭。一个月后,白武抱病身亡,临终遗嘱说,他日攻占了关垭,定要屠城,以报新仇旧恨。关垭之战彻底以秦军失败告终,成了白武一生的遗憾,也成了楚国苟延残喘的契机。
关垭之战虽然以秦军失败告终,但是却无法改写楚国灭亡的历史命运。第二年,秦国老将王翦带兵攻下关垭,他并没有按照秦武的遗愿进行屠城,而是像当年楚国灭庸国以后一样,对城内百姓施以恩德,笼络民心。
公元前247年,也就是白武病亡的第二年,秦军发起对楚国关垭最后一场攻坚战。
其实,秦军运筹展开的这场所谓攻坚战,只不过是避实就虚、舍近求远的迂回战,秦将王翦吸取前车之鉴,熟知关垭易守难攻,遂率部取道陕南,走饶关,过武关,辗转两千里绕到关垭背后袭击楚军,最后夺取关垭。楚军失去关垭屏障,国门洞开,秦国大军南下,直指楚国腹地,终于灭掉楚国,尽收楚地。
秦军对关垭最后一战的谋划是秘密进行的,直到发兵前才公开这个最高军事机密。出征前,王翦在军营大摆筵席盛宴三军,以壮军威,预祝旗开得胜,还专门带来一个咸阳(秦国都城,在今陕西咸阳东北)的乐妓弹琴助兴。
筵席大堂,乐妓一直低着头专注于弹奏琵琶。弹奏的是楚曲调《怨诗行》,琵琶声时清冷欲绝,如伊人渐行渐远,又似黑云越聚越多,忽转激烈繁急,弦弦作金戈撞击声布帛撕裂声,让人听了血脉贲张又悲怆郁愤。突然,一声尖锐刺耳的拨划,乐妓怀中的琵琶丝弦齐断,断弦披拂垂颤,犹有弦音。紧接着,“咣啷”一声大响,众人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却是乐妓把断弦琵琶猛掼在地,拂袖而去。
王翦没想到这个下贱乐妓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如此,大是羞恼,拍案而起,厉声喝道:“放肆!这儿哪有你撒野的分儿!”
一阵嘈杂过后,宴会继续进行。俄顷,忽有哨兵来报,乐妓已策马出了城门,正沿秦楚驿道往东而去。王翦大骇,方才明白乐妓是潜伏的楚军谍报,定是去关垭通风报信,立即下令骑兵追杀。
乐妓的坐骑本是秦王所赐,极是神俊。走马出得军营,狂策快马,一路飞奔,直驰关垭。约摸冲出10里地,秦国骑兵潮水般追近,箭若蝗至,铺天盖地飞向乐妓,但闻追兵杀声震天,箭镞嗡然劲鸣!很快,乐妓和她的坐骑中箭无数,连人带马倒地暴毙,乐妓身亡后还死死攥着缰绳。
秦国虽然最终战胜楚国,但是同样无法改写秦国灭亡的历史命运。公元前206年,随着秦国从中国版图上彻底消失,诸侯混战、群雄争霸、动荡乱世的中国春秋战国时代宣告结束,取而代之的则是汉高帝刘邦建立的新王朝——汉朝。

责任编辑:龚世军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编辑部:0719-2729868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鸿运国际娱乐平台"、"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鸿运国际娱乐平台注明"来源:XXX(非鸿运国际娱乐平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1. 石“破”天惊顺风雨 ——竹溪兵营顺风雨村惊现大型奇石景观

    石“破”天惊顺风雨 —
  2. 郧阳优质特色农产品展览会在北京开幕

    郧阳优质特色农产品展览
  3. 国务院督查组来我县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综合督查

    国务院督查组来我县开展
  4. 全县统战工作推进会召开

    全县统战工作推进会召开
  5. 我县收看全省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攻坚第一次交账视频会

    我县收看全省环保督察反
  6. 我县环境保护委员会2017年全会召开 县委书记余世明主持并讲话

    我县环境保护委员会2017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贝
  1. 朝秦暮楚商城
  2. 更多>>
  1. 天然打魔芋豆腐原料魔芋粉

    天然打魔芋豆腐原料魔芋粉
    泓星月饼

    泓星月饼
    家兔

    家兔
    顺溪霉豆腐

    顺溪霉豆腐
    拐枣酒

    拐枣酒
    杜仲

    杜仲
    小磨油

    小磨油
    山茶油

    山茶油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网站团队 - 人才招聘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数字报订阅
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
电话:0719-2729868 E-mail:jrzx2699@sina.com 
地址:十堰竹溪城关北大街 鄂ICP备08105734号
鄂公网安备 42032402100114号

鸿运国际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